ヤサイ

ヤサイです。或者茼蒿或者浣浣都是我w

灣家人 / 宅腐聲優控一枚 /
文筆渣 / 產文少

【剛回國,一切都在重新起步中】

以上,よろしくね!

【御澤】護唇膏

短篇,OOC有

以下。

 

「欸欸,你知道嗎?我昨天終於跟我女朋友kiss了!她的嘴唇香香甜甜的,我問了她為什麼,她說她擦了草莓味的唇膏~下次還想買其他味道的送她啊……」教室角落傳來了某同學的聲音,而他們在討論的事情正巧不巧的被某人默默記下,而某人在腦內詳細計劃了一圈後露出了一抹惡作劇的神情。

 

「呀哈哈,蠢村過來,我們來賭一把怎麼樣?」

「咦,我才不要,倉持前輩你一定有什麼陰謀?」倉持向澤村使出摔角技能,「嘖,少囉唆,叫你賭你就賭!」

於是那天澤村(被強迫)塗上了草莓味的護唇膏,被倉持丟出五號室,並且丟了一句話:「就這樣去找御幸知道嗎?如果你沒去或者卸掉唇膏,你就不用回來了!」於是他只能前往御幸一也的寢室。

 


嘟嘟…手機震動了兩下,『記得好好感謝我~』

「什麼啊,這沒頭沒尾的短訊是要表達什麼啊?」這時門口傳來敲門聲「御幸一也,你在嗎?」是澤村那小子「喂喂,好歹我也是前輩啊!所以有什麼事情嗎?」「我也不知道啊,倉持前輩莫名其妙的要和我賭,賭輸了之後強迫我塗這個東西,最後竟然把我趕出五號室,還讓我只能這樣來找你不然不讓我回去,他到底在發什麼瘋啊?」突然間御幸似乎明白了什麼,啊啊~果然什麼都瞞不過倉持啊!

「吶~澤村,你過來一點!」於是澤村向御幸靠了靠近:「有什麼事唔~」唇突然被堵上,面前是那個池面放大的臉,突如期然的吻令澤村措手不及,傻楞楞的愣了好幾秒才想起來要把面前的人推開,「嘖,竟然是甜的…,倉持那渾蛋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甜食了,不過~嘛,這次就原諒他啦~♪」然後澤村才突然意識到自己被算計了,「啊啊啊,可惡的四眼渾蛋啊啊啊!你做什麼啊!!!!」「嘻嘻嘻,笨蛋~~~那麼明顯你不知道?當然是吻你摟~♪」「啊啊啊!所以說!為什麼要吻我啊!!!」「哈哈哈哈哈,不鬧你了,當然是因為我喜歡你摟~不然誰會主動去吻一個笨蛋啊!」「誰是笨蛋,你個渾蛋眼鏡!」「是~是~誰答腔就是誰摟~♪」

 

這天,御幸一也告白成功,捕獲可愛榮純小天使一隻,而倉持洋一獲得一支助攻。

 


/

好吧,其實一開始拿到護唇膏這個梗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降谷...

不要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wwww

但是我寫不出來於是又繞回御澤身上,然後這篇就產生了 ( ´ ▽ ` )ノ. 

不過「如果」可能的話...之後會再幫降谷寫一篇護唇膏的短文w

畢竟我一開始想到的可是降谷啊ww (不過自己也不知道哪時候會產就是了) 

最後感謝您的看文wwww


【來個崩壞小尾巴~】

隔天教室裡:「蛤,你問我為什麼會知道?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他上體育課你就在窗邊盯著看,有人接近他你恨不得像護食的小狗一樣把它看的緊緊的,我看全世界就只有你們兩個當事人不知道而已吧!」「啊咧~原來有那麼明顯嗎www 嘛,總之謝啦,不過可別指望什麼回禮,草莓味什麼的我還沒找你算帳呢!」


评论
热度(26)
©ヤサ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