ヤサイ

ヤサイです。或者茼蒿或者浣浣都是我w

灣家人 / 宅腐聲優控一枚 /
文筆渣 / 產文少

【剛回國,一切都在重新起步中】

以上,よろしくね!

無命名

*短篇

*HE妥妥的

*非打棒球的兩人

*ooc有

 

 以下。


 

距離上次分手過後,已經三個月沒有見面了。

 

 

那天的約會是御幸在百忙之中好不容易排出的假期,他與澤村自交往後總是聚少離多,他的事業與澤村的事業都很忙碌,兩人從高中畢業之後沒有繼續留在棒球場上發光發熱,御幸選擇從事司法工作,後來順利的考到了律師執照,而澤村則是選擇從醫,後來成了受孩童歡迎的小兒科醫生。

 

 

爭吵來得很突然,那一晚他們兩個不歡而散。

 

 

當時御幸推開門進入店裡後,看見澤村與一名女子正有說有笑,而且澤村身上掛著一名小正太,畫面看起來像極了一家人,於是他的理智瞬間出走,直接衝上前去把人扯回懷中,並且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來個法式熱吻,澤村想掙脫他,但御幸像想證明什麼似的死死捂住他不鬆手,期間,他還以一種『澤村已經有主了,識相點就滾』的眼神瞪著女子,結果就是澤村榮純很生氣,雖然更親密的事他們也做過不少了,但他們很少在公眾場合表現的過於親密,頂多在昏暗人少的街道上偷偷牽個手,而且該死的御幸一也竟然不相信我!於是澤村用力踹了一腳御幸,掙脫之後瞪了一眼並罵了一聲:「渾蛋!」隨後向女子道歉,走出店門往自家的方向走。

 

 

御幸默默的跟在澤村後面,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進澤村家後御幸終於忍不住開口:「你不用解釋嗎?」「我要解釋什麼?倒是你應該向我解釋為什麼那樣做吧?」御幸知道,澤村說的是當眾吻他的事情,看著澤村不以為然的態度,御幸火氣一時不控道:「那女的不會是你的女友吧,那小孩不會是你的兒子吧,看樣子也有三四歲了啊!」語畢,澤村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呵,原來我在你心中是這樣的人?很好,那我們結束吧,你也不用向我解釋了,你出去吧!再見!」

 

 

御幸被趕出澤村家了,他們兩交往至今也有七八個年頭,不是沒想過要同居,只是兩人事業都忙碌,尤其是御幸,常常忙完結束之後都三更半夜了,回到家又怕發出聲音會影響到澤村休息,澤村也擔心兩人作息時間不同容易互相影響,繼而影響到工作就不好了,雖然沒辦法天天看見戀人,不過兩人最終還是決定不同居,在各自工作地點附近租了小套房,並且雙方都有房子鑰匙,休假時可以直接到對方的租屋處等待另一方回家,通常都是澤村到御幸家,因為御幸接受他前輩的邀請,在那位前輩的律師事務所工作,而那位前輩的知名度不小,於是御幸的工作量也因此變多了。

 

 

回到自家的御幸躺在床上想著發生的一切,他知道澤村的個性是不可能在沒有說清楚前與其他人交往、甚至發生關係,他知道一切只是自己的佔有欲在作祟,因為在這次的約會之前,他們已經一個多月沒見過面,之前就算再忙碌,他們還是保持著一個禮拜至少一起吃個一餐,聊聊彼此的近況,增進彼此的感情,這次卻因為跟進的案子而忙碌的排不出時間來,因此當時他看見那個畫面,御幸心裡只剩下一個念頭:他是我的,於是身體的行動快於腦子的判斷,他做出了這件事。「啊…難怪他這麼生氣,先是不信任他,再是當眾吻了他…我到底在幹什麼啊…」『真像剛戀愛的毛頭小子…』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後,御幸覺得應該要做些什麼改變了,於是傳了一封訊息給澤村:「澤村,這次的事是我不對,我道歉,不過我是不會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同意結束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有前輩的案子還沒結束,我不知道我們下次見面會是什麼時候,趁這段時間我們彼此好好的冷靜一下,再來討論這件事吧。御幸」

 

 

 

 

 

收到御幸的簡訊時,澤村突然覺得很緊張,自上次的不歡而散後他們已經三個月沒見面了,三個月來,澤村一直在檢討自己:為什麼當初就那麼衝動的說要結束呢?雖然被誤會了真的很生氣,但自己是從來沒想過要結束這段關係的,今天見了面之後,兩個人會怎麼樣呢?

 

 

在屋內走來走去,澤村覺得自己很焦慮,然後他聽見鑰匙開鎖、隨後門轉動的聲音,眼睛瞪著門口看,終於看見了那個三個月不見的臭眼鏡,只是…「御幸你…這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拖著行李箱?」「喲,蠢村~對於三個月不見的戀人,你就是這樣瞪著我的嗎?還問了一堆不相干的事,這時候你不是應該衝上來給我個熱情的吻嗎?♪」話一說完,澤村就被御幸抱在懷裡,雙唇緊貼,舌頭撬開牙門與另一方的嬉戲玩鬧,三個月不見的兩人很快就陷入情慾當中……。

 

 

床上兩人赤裸相貼,澤村縮在御幸懷裡,聽著御幸說話:「吶,澤村,知道嗎?我想了很多,想了很久,最後做了一個決定,雖然這樣很自私,但我還是做了這個決定。」說完御幸起身靠在床頭上,把澤村拉了起來,將他攬進了懷裡,接著拿出一枚戒指說:「這三個月來,我想著如果當初小禮沒到赤城、如果當初你沒來參觀青道、如果當初你沒遇到我、如果當初你繼續留在長野,那麼你現在或許已經是一個爸爸了,但就是有那麼多的如果,造就了我們的相識、相戀,現在我無法想像你不在我身邊的日子,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我知道我的缺點很多,也可能隨時爆發,但是我還是想要你、只要你,所以你願意戴上這枚戒指嗎?」說完看向澤村,發現澤村一臉淚無奈道:「好了,別哭了啊,被我感動了嗎~♪」「嗚,御…幸,我…很想你啊,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很後悔講了這麼重的話,我很害怕你不要我了!你為什麼這麼可惡!你為什麼都不聯絡我!你…」話還沒說完,嘴唇又被吻上了,這次的吻不帶有情慾,就只是單純的吻:「我給了自己三個月的時間,這三個月裡我把手邊的案子都解決了,並且跟前輩提出辭呈,我告訴前輩我想待在你身邊,不想我們只能久久見一次面,於是前輩讓我過來,但他不收我的辭呈,他讓我過來這幫他拓展其他的業務,所以我以後就不會那麼忙了。那邊的房子我已經退租了,所以現在你必須收留我,我們開始同居吧,澤村!」看著御幸的臉,堅定的表情,澤村同樣以堅定的神情回道:「御幸一也你聽著,我澤村榮純,對於我一旦決定的事情,就會堅忍不拔持續到底,所以我澤村榮純願意戴上那枚戒指,並且願意照顧你陪伴你一輩子,你做好覺悟吧!」接著伸出手來,讓御幸幫他套上那枚戒指,「你的呢?」聞言,御幸把另外一枚戒指交到他手上,同樣伸出手,讓他將自己套上,雙手交握,兩人相視而笑,今天是他們和好的第一天,也是他們展開新生活的第一天。

 

 

 


寫在後面:

嚶嚶,終於完稿了。

御澤推廣協會第十二回活動,主題思念

(決定提起勇氣投稿)

 

不作死不會死,這篇真的是把自己搞死了

而且覺得寫的非常ooc

雖然每次寫都是ooc…

 

不知道有沒有寫出我想要表達的感覺呢…

御幸會當眾吻澤村一是因為他們兩個多日沒見他很想念他,二則是因為御幸的佔有欲大爆發。(爆) 

而澤村則是一如既往的放直球啊~

  

其實我想要表達的感覺是那種,去思考彼此的事情,回憶相識的過程,思念對方的一切,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好好的傳達給各位呢(笑),最後祝大家看文愉快~

 

 至於職業設定什麼的,如果有BUG請大家忽視吧...  

 



小尾巴~

 

「喂,御幸你是不是該跟我解釋一下那件事啊?」澤村坐在椅子上看著御幸在廚房忙碌,「嗯~大概就是不爽,想趁機向大家宣佈你是我的…這樣吧!那個女人呢?是怎樣?還有那個小鬼頭…大概才是我爆發真正的關鍵吧…」御幸越說越小聲,澤村沒聽到最後一句話,「嘖,一如既往的惡劣啊…那女人只是我病患的家屬啦,那個小孩子就是我的病患啊,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小孩子特別喜歡我,那天看到我的時候他直接撲過來,他媽媽是跟著過來阻止小孩的啊,我才剛把小孩子抱起來跟他媽媽說沒關係,你就發了瘋似的衝進來了。」御幸將食物裝盤端上桌坐在他對面,澤村瞪他繼續道:「結果後來那媽媽還特地到醫院問了我,需不需要幫我做解釋什麼的…人家她跟他丈夫感情很好,而且她…嗯…是那個…」御幸疑惑:「什麼?」「就那個啦!腐女,害我最近時常被灌輸什麼騎乘什麼69什麼鬼的…」美食當前,澤村還沒發現他說了什麼,御幸嘴角揚起不明微笑回:「澤村,你儘管跟她做朋友吧,也替我跟她道個歉吧。」

 

其實御幸是心想:為了他們夫夫和諧的生活,可以讓澤村多與她相處。

 


(完 2015.07.17)


评论(4)
热度(27)
©ヤサ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