ヤサイ

ヤサイです。或者茼蒿或者浣浣都是我w

灣家人 / 宅腐聲優控一枚 /
文筆渣 / 產文少

【剛回國,一切都在重新起步中】

以上,よろしくね!

214情人節賀文 (拖到218變御澤日賀文了orz

寫在前面:

拖到218才發真是sorry,其實214當天才開了點頭,本來想晚上看能不能寫完的,結果去場次玩完後回到家就累癱了,215整個人全身肌肉痠痛於是拖啊拖就到現在了orz

* 捏造人物出沒
* OOC有
* 劇情編改有
* 文筆差有

以下正文。


        澤村有一個秘密,是一個難以啟齒的秘密,那就是———他喜歡御幸一也。

        沒錯,他喜歡上了那個跟他一樣身為同性;並且性格非常惡劣的御幸一也。
發現喜歡上御幸的契機是在平安夜,那天需要換教室的澤村偶然經過某個樓梯間,看見樓梯上的御幸,他正要開口打招呼時卻發現樓梯上不只御幸一人,御幸的對面站著一位嬌小可愛的女孩,女孩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御幸笑了笑也回了些什麼,看到這畫面的澤村不知為何心臟一縮,覺得有點不舒服,於是就趕緊離開了現場往教室移動。

        後來澤村常常看到那兩個人在一起,雖然關係並沒有很親密但可以看的出兩人的關係似乎不一般,而且最近有謠言傳出御幸跟一個女孩走的特別近,兩人可能在交往中。澤村班上有些女生打著八卦的心情去問澤村:「澤村,御幸前輩是不是在跟那個女生交往啊?」澤村還記得那時他有些慌亂的回答:「蛤!?我怎麼可能知道那個渾蛋眼鏡是不是在跟那個人交往啊?是說他要跟誰交往關我什麼事啊?為什麼我非得知道不可?」女同學有些被澤村嚇到尷尬的說:「…因為你們關係看起來挺好的,我以為御幸前輩會跟你說的…」澤村發現自己好像有些反應過度,跟女同學道歉後就開始想著:為什麼自己要那麼激動?

        漫畫裡,女孩按照每天的約定前往那個見面的地點,目睹了男孩正在被告白,於是她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教室,心裡覺得有些失落,她後悔著自己為什麼不能早點發現自己的感情?為什麼要等到失去了才明白,對他的在意早就已經超越了友情,告白的畫面不斷的在腦海裡回放,心裡空落落的,女孩這時才懂得原來這就是戀愛啊,她趴在桌上靜靜的流著眼淚。
        澤村發現,自己對女孩的心情懵懵懂懂的,那天自己看到的畫面也一直在腦海裡回放,想到一次心臟就縮一下,他不懂為什麼。後來謠言開始傳出來了,有些人甚至直接過來問他,讓他覺得不爽:為什麼我一定要知道那個渾蛋的事情啊!看到漫畫裡的女孩,澤村突然覺得,這玩笑開大了吧?因為他意識到:我喜歡御幸一也。

        對於澤村來說,御幸是一個憧憬般的存在,當初的那11球改變了自己的命運,當初的那一聲「夥伴」讓自己把心落在了青道,是他讓自己決定離開故鄉的朋友;隻身前往青道打棒球。當然在認識御幸一也之後,他才發現這個人說有多惡劣就有多惡劣,根本就只是一個池面眼鏡渾蛋而已嘛。
        為什麼會喜歡御幸?澤村從自己第一次到青道、第一次碰見御幸開始回憶,發現了御幸漸漸的佔領了自己的心,作弄人的、生氣的、開心的、難過的、霸氣的…,所有的御幸都在不知不覺中,被澤村記了下來。不去想根本不會發現,原來御幸對於自己來說是特別的,那麼御幸呢?對於他來說自己是個怎樣的存在呢?




        2月14日是一個到處充滿粉色泡泡的甜膩的日子,通常在2月的一開始,單身的人會使出渾身解數來爭取在情人節當天脫單,女孩子會把自己的本命巧克力送給心目中特別的那個人,當然也有所謂的義理巧克力,是用來送身邊的朋友的。澤村從幾天前就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送御幸巧克力呢,雖然御幸不喜歡甜食,但是偶爾吃個一點應該還能接受吧?這個問題一直到澤村買好了巧克力都還沒想到答案。
        就在糾結到底要不要送的時候,澤村碰到了御幸:「喲,澤村!」看見御幸澤村趕緊把手上的東西藏在身後:「御!御幸一也!你你你你為什麼在這裡!」

「都說了是前輩啊,手上拿的是什麼呢?」

「哈哈哈,什、什麼都沒有…」

「澤村,你知道嗎?你只要一慌張就會出現貓眼ww所以說到底是什麼?以你緊張的程度來看…是巧克力?」

被說中的澤村默默的把巧克力拿了出來:「對啦對啦!是巧克力!澤村大人我怕渾蛋眼鏡沒朋友收不到巧克力特意買給你的快感謝我吧!」說完一段話的澤村將巧克力塞進御幸懷中,轉身就跑。

「嘖,那小子都不聽人把話說完嗎!」

        「澤~村~君,抓到你了!為什麼要躲我?」被御幸扯住的澤村把頭撇向一邊沈默不語,看到這樣的澤村御幸頓時覺得火大,本來嘛白天收到這傢伙的巧克力,還以為這傢伙終於開竅了,結果後來一整個下午到現在,這傢伙只要一跟自己對上眼就立刻轉移視線,只要一靠近他就立刻逃離現場,搞得很像自己做了什麼一樣,最慘的是明明自己什麼都還沒做!
「澤村,你不說些什麼嗎?」
受不了兩人沈默的氣氛,御幸開口了,而澤村在御幸開口之後回他:「我要說什麼?」
「好,那我問你,為什麼給我巧克力?」
「那是義理巧克力你不要多想!」
「澤村,你還記得我白天說的話嗎?你現在很慌張對吧?如果這真的是義理巧克力,為什麼你要慌張?為什麼倉持他們卻沒收到呢?」
「我…」
「澤村,你知道嗎?從很早開始,我就喜歡上你了,雖然不到一見鍾情的程度,不過第一次見到你,就覺得這個人很有趣。後來你來了青道,第一天集合時被我耍,覺得你怎麼這麼笨,看到你對於投球的執著,我覺得我漸漸的被你吸引,當看到你對克里斯學長那種崇拜的樣子,我很嫉妒,於是我發現了自己對你的感情,這一路上我一直默默的注視著你,你一定都不知道吧?」御幸笑了笑接著說:「澤村,你知道我講這些的意思嗎?」
御幸將澤村的臉掰了過來,澤村回望著御幸,看見御幸眼底的認真,於是輕輕的說了一句:「…可是,你明明就有女朋友了…」御幸一臉不可思議問:「蛤!誰跟你說我有女朋友的!?」澤村則是一臉莫名其妙回:「大家都在傳!而且我也看到了!你明明就跟那個女孩很親近!」
「所以我可以理解為你在吃醋嗎?」
「…」
「沈默視為默認,澤村你也是喜歡我的吧!」
「誰喜歡你了!還有你先給我解釋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來那個女孩只是御幸以前的鄰居,後來因為她父母離婚她跟著媽媽走了,之後升學覺得東京的資源比較好,所以回來讀書,並且剛好進入了青道,於是他們就相認了,御幸只把她當妹妹而已,她也只把御幸當哥哥而已,畢竟兩個人都是家裡的獨生子女,小時候都玩在一起的。
聽完解釋澤村說:「原來你以前也不是沒朋友嘛!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呢?性格惡劣不說還老是捉弄人!」
「小笨蛋,那是因為你,我才捉弄你!你看見我捉弄別人過嗎?好了,現在事情都解釋清楚了,澤村,那你呢?你是不是該向我說說這巧克力的意思了?」
「我…」澤村深吸了一口氣:「渾蛋四眼你給我聽好了,我澤村榮純喜歡你,所以才送你巧克力,不是義理巧克力是本命巧克力,這樣可以了嗎!!!」語畢,眼前的那張臉突然被放大數倍,唇上一濕,對面的那個眼鏡渾蛋直接親了上來,舌頭伸進澤村的嘴巴裡,某個甜膩的東西從御幸的嘴裡渡到澤村的嘴裡,一吻完畢,御幸看著澤村說:「澤村,我也喜歡你哦,還有這是我給你的本命巧克力,雖然我很討厭甜食,不過偶爾吃一下也是不錯的,多謝招待囉~❤」
「你…你個渾蛋四眼,果然我最討厭你了!!!」
「是~是~趕快回房吧,不要感冒了!」
御幸推著澤村往寢室方向走,在澤村要進門前,御幸拉住了澤村,在他臉上輕輕一吻:「晚安,我的男朋友,明天見!」
回應御幸的則是一聲大聲的關門聲:「嘛嘛~我的小男友真是害羞呢~真是期待以後的日子了~♪」

Fin.

茼蒿的廢話:
        是不是覺得結尾很無力呢😂😂😂,拜託請原諒我(土下座),我大概已經有半年以上快一年的時間沒碰筆了,有些語句不知道要怎麼寫才會比較順,最後刪刪減減打完了這篇…總之,身為御澤廚,我一定要在今天大喊一句:御澤日快樂❤❤❤❤❤

~~小尾巴~~

隔天,御幸摸到澤村寢室,坐在地板跟倉持聊著天,突然聽見澤村大喊:「嗚嗚嗚嗚原來男主角也是喜歡女主角的,嗚嗚嗚嗚他們一定會幸福的在一起吧?」
原來那天男孩被告白後就直接拒絕了那個女孩,並且對她說自己有個喜歡了很久的女生,所以沒辦法接受,女孩失落的走了。後來休息時間結束,約定好的那個人卻沒出現,於是男孩覺得時機到了,放學的時候去找女孩,並且對女孩告白,最後兩個人正式交往了。
御幸走到澤村後面溫柔的安慰他:「好了好了,你連看個漫畫都能哭成這樣嗎?別哭了,再哭下去眼睛都要腫了!」
倉持表示:才剛交往第一天就放閃的情侶真想把他們趕出門!

ps: 小尾巴其實是想要讓正文裡的漫畫男女主角在一起😂😂😂😂 然後默默的出現了溫柔的御幸😜😜😜

评论
热度(31)
©ヤサイ | Powered by LOFTER